切换到宽版
  • 7538阅读
  • 108回复

[历史军事]明朝的那些事儿001-914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该作者 100 发表于: 2007-08-14
2006-4-9 08:25:31  
   呵呵,大家不要争论了,看来朱熹这个问题还是要再谈一下,本来是要等到嘉靖时再讲的,这里先提一下,实事求是的说,在下对于朱熹的为人是有点看法的,他提出了一大堆最高道德的标准,自己却从不遵守,言行不一,从道德品质上来说,他是不合格的,其理学在历史上的消极作用也很大,这种理论在实际生活中压抑了人的正常欲望和需求,把这些道德标准作为衡量一个人的指标,而实际上,从史料上的记载看,连此道德标准的主要创立者之一的朱熹本人也没有遵守过这些标准。这种给别人定规矩,自己却不守规矩的行为很容易让人对他产生看法。所以到目前为止,大众对朱熹的评价以负面的居多。
  
  但我们也不能因为这些就否定朱熹在历史上的进步地位,在本人的地主是怎样炼成一篇中,曾经说过,一种思想和主张的提出,背后必定有着相当的背景。朱熹的学说并不代表着他本人,而是一大批知识分子对于道德的追求的体现,这些知识分子愿意放弃肉体上的享受,而将所有的精力放在个人道德修养上,这是难能可贵的,明朝的那些硬汉们哪个不是宋明理学的信徒,从齐、黄到沈、杨,再到后面的东林党杨、左,他们能够以国家大义为重,放弃个人的享受,为国为民都作出了很大的贡献,这是我们不应该抹煞的,从这个角度来说,朱熹确实是一个了不起的人。
  
  差不多了,关于宋明理学,我们后面还要讲很多,这里就不多说了,相信我们会给这些争议人物一个客观的评价。前面一段用词确实有些不当,各位转载,请务必将此段同转,这样才能给朱熹同志一个比较公正的说法。另外此文以叙事为主,分析为辅,在对制度进行必要的介绍后,我们将回到那纷繁复杂的历史事件中。
  
  下面继续
  
  言官到底是什么官呢,顾名思义,就是说话的官,到了明朝后期,也有人把这些人称为骂官,实际上,他们是明朝监察制度的产物。
  
  朱元璋建国之初,仿照元朝制度,建立了御史台,到了洪武十五年(1382),朱元璋将其改名为都察院,都察院的长官是左右都御史,这个官名大家在电视上经常可以听到,而都察院的主要骨干是都察御史,这些都察御史共有十三道,以当时的十三个省区分,共有110人,这些人权力极大,他们什么都管,由于平时并没有什么具体的事务要处理,就整天到处转悠,不是去兵部查吃空额,就是到刑部查冤假错案,办事的官员看到他们就怕。
  
  有人可能会问,这些人权力如此之大,要是他们也徇私枉法怎么办呢,说到这里,我们就要大大的佩服一下朱元璋了,他想了一些很绝的方法来规范御史的行为,首先挑选御史的时候,专门找那些书呆子道学先生,认死理的去干这行,因为这工作得罪人,捞不到钱,而道学先生是最合适的人选。
  
  其次,他用了以小制大的方法,这些御史都是七品官,可以说是芝麻官,赋予他们监管长官的权利,就使得他们不敢过于张狂。有个官名叫八府巡按(周星驰电影里出现过),大家咋一听,八府的巡案,官一定很大,其实这也是个芝麻官,往往是朝廷临时委派监察御史担任的,就相当于以前所谓的特派员,官极小,权极大。但就是这样,朱元璋还是不放心,于是他又建了一套班子,来监督都察院。这就是六科给事中。
  
  对应中央六部,朱元璋设立了六科,各科设都给事中一人,官位正七品,左右给事中官位从七品。这些人的权力大到骇人听闻的地步。
  
  他们如果认为以皇帝名义发出的敕令有不妥之处,居然可以将敕令退回!而皇帝交派各衙门口办理的事件,由他们每五天检查督办一次,倘若有拖延不办,或是动作迟缓者,他们就要向皇帝打小报告,各部完成任务,还要乖乖的去六科销账,此外官员年终考核,这些给事中进行审核。
  
  这些人的行为特点可以概括为:你要打我,我就骂你。这不是一句玩笑话,他们从不动粗,全部功夫都在嘴和奏章上,你要是得罪了他,那就惨了,这些人骂人的功夫极高,都是饱读诗书之辈,骂人也有典籍来历,出自某典某条。如果你书读得少,还以为他在夸你呢。可能回家查了书,看到某个典故方才恍然大悟,连祖宗十八代也给人骂了。
  
  这种骂人不带脏字的功夫,实在厉害。这种独门绝技代代相传,东林党期间达到了高峰,那可真是口水横飞,引经据典,用意恶毒却又言辞优美。套用葛优的一句话:“人家骂你都听不懂!”
  
  朱元璋搞来这群人后,他自己也很快就吃到了苦头。
只看该作者 101 发表于: 2007-08-14
2006-4-9 11:08:16  
  有一件事可以说明言官们的可怕,洪武年间,御史周观政巡视南京奉天门,这里说明一下,周观政是巡城御史,属于最低层的监察御史。在他巡查时,遇见一群太监正领着一伙女乐往奉天门内走去。根据大明的内宫制度,女乐是不准入内的。周观政当即上前制止,领头的太监理都不理他,说了一句:“我有圣旨在身!”(注意这句话的分量)。
  
  按说一般人也就放他过去了,可周观政坚持说就是有圣旨也不得违背大明的内宫制度,坚决不准女乐入内。太监遇到这么个人,只好回宫禀报朱元璋。朱元璋苦笑一下,便传口谕,不再让女乐入宫,还特意加上一句,周观政你干得好,回去休息吧。无论怎么说,朱元璋已经仁至义尽,给足了周观政面子。可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周观政死都不走,这个书呆子不依不饶,一定要朱元璋出来和他说,朱元璋明白自己选的这些人都是不会通融的。娱乐也搞不成了,亲自穿上朝服出宫进行安抚,对周观政说,你做得对,我已经反悔,不用女乐了。周观政听到后,才回家睡觉
  
  真是千古奇谈!皇帝口谕还不行,居然还要亲自出来道歉!我们在叹服这个书呆子的同时,不也应该钦佩他的勇气和正直吗,大明王朝正是因为有了这些坚持原则的人,才能够延续两百年长盛不衰。
  
  应该说朱元璋搞的这个监察制度是相当不错的。
  
  但请注意,如果你不是十三道御史,也不是六科给事中,不属于言官,可千万别多嘴!不要看着言官在皇帝面前摆威风,你也跟上去来两句,不砍了你才怪。言官敢这么做,那是有悠久传统的。
  
  自古以来,就有言官的设置,这些人不管具体事情,他们的任务就是提意见,而历来的封建王朝也形成了一个传统——不杀言官。历史上无论多昏庸的皇帝,也很少有胆量敢杀言官的。所以在朝堂上经常出现这样一种情况,言官在下面说皇帝的不是,一点不给皇帝留面子,还洋洋自得,很有点你能把老子怎么样的气魄。而皇帝只能在上面一边听,一边咬牙切齿,想着明天就把你调个位置再整治你。言官确实威风啊
  
  上面说的那个故事并不只是为了说明言官的权力和威严,列出此故事还有一个目的。
  
  大家也可以看出,这件事情中,周观政做的过分了,用今天的话说,太较真了。皇帝有很多事情,你把女乐拦住,皇帝也传口谕,表扬了你,这就足够了。非要皇帝出来跟你说清楚,他哪里来的那么多时间和耐心?
  
  朱元璋是制度的制定者,所以他要做榜样,但后来的皇帝呢,天刚亮就让他起床顶寒风出来和你说清楚?就算再好的脾气也会被这些御史惹火的,可见,御史的这一特点决定了他们将来的发展方向会出现一定的偏移,我们将在后面看到这股偏移的力量对国家造成的巨大影响。
只看该作者 102 发表于: 2007-08-14
2006-4-9 20:40:50  
  演员到齐了,下面我们来看看这场戏是怎么演的吧
  
  先说一下淮西集团的首领李善长,他被朱元璋引为第一功臣,于洪武三年被封为韩国公,这是很了不得的,因为当时朱元璋一共只封了六个公爵,其他五个人分别是徐达、常茂(常遇春儿子)、李文忠、冯胜、邓愈。大家已经知道了这五位仁兄有多厉害,他们都是血里火里拼杀出来的一代名将,而出人意料的是,李善长排位居然还在这些人之上,名列第一。
  他也是公爵里唯一的文臣。
  
   相比之下,刘基也为朱元璋打天下立下了大功,却只被封诚意伯(伯爵),耐人寻味的是,他的俸禄也是伯爵中最低的,年俸只有240石,而李善长是4000石,多出刘基十几倍。
  
   后人往往不解,刘基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在许多重要决策中,起到了重要作用,为什么只得到这样的待遇?
  
   其实只要仔细想想,就会发现这个问题并不是那么难以解释。朱元璋是一个乡土观念很重的人,李善长是他的老乡,而且多年来只在幕后工作,从不抢风头,埋头干活,这样的一个人朱元璋是很放心的。相对的,刘基是一个外乡人,更重要的是,刘基对事情的判断比他还要准确!
  
   从龙湾之战到救援安丰,朱元璋想到的,他也想到了,朱元璋没有想到的,他还是想到了。
  换了你是皇帝,会容许这样的一个人在身边么?而且这些决策并非安民之策,而是权谋之策,用来搞阴谋政变十分有用,外加刘基厚黑学的根底也很深,朱元璋时不时就会想起他劝自己不要去救韩林儿这件事。谁知他将来会不会对自己也来这么一手。
  
   不杀他已经不错了,还想要封赏么
   刘基一生聪明,但也疏忽了这一点。
  
   这也就决定了他在这场斗争中很难成为胜利者。
  
   洪武元年,双方第一次交锋
  
   当时的监察机构是仿照元朝机构建立的御史台,刘基的官位是御史中丞,也就是说,他是言官的首领,我们前面介绍过言官们的力量,此时的优势在刘基一边。
  
  引发矛盾的导火线是一个叫李彬的人,这个人是李善长的亲信,他由于犯法被刘基抓了起来,查清罪行后,刘基决定要杀掉他,此时正好朱元璋外出,李善长连忙去找刘基说请,刘基却软硬不吃,不但不买他的帐,还将这件事向朱元璋报告。朱元璋大怒,命令立刻处死李彬。
  不巧的是,这份回复恰巧落在了李善长手里,他虽怒不可遏,但也不敢隐瞒不报。他明白直接找刘基求情是不行了,为了救自己的亲信一命,他想了一个借口,他相信只要讲出这个借口,刘基是不会拒绝他的求情要求的。
  
  他找到刘基,对他说:“京城有很久不下雨了,先生熟知天文,此时不应妄杀人吧”。李善长可谓老奸巨猾,他明知刘基深通天文之道,以此为借口,如刘基坚持要杀李彬,大可将天不下雨的责任推到刘基的身上,当时又没有天气预报,鬼知道什么时候下雨。
  
  然而刘基的回答是:“杀李彬,天必雨!”
  
  李彬就这样被杀掉了
  
  李善长被激怒了,他开始准备自己的第一次反击。
只看该作者 103 发表于: 2007-08-14
2006-4-10 18:39:33  
  谢谢大家关照,呵呵,诸位的回帖我都会看的,有个建议,大家作记号时可以稍微压缩一下空间,这样我就好写点,第六页我刚写了一篇,回来一看已经很长了,有的所占空间我可以写好几篇了,觉得可惜啊,希望大家关照一下啦,另看到很多朋友发重了贴,这应该是系统确认速度问题,我也遇到类似问题,大家可以在发贴时先复制自己的内容,然后再发出,刷新确认一下,如果已经发出,就不发了,这样可以避免重复发贴。谢谢大家啊
  
  继续
  
  刘基敢说这样的话,应该说他是有一定把握的,他确实懂得天文气象,可问题在于即使是今天的天气预报,也有不准的时候。
  
  这一次刘基的运气不好,过了很久也不下雨,等到朱元璋一回来,李善长积聚已久的能量爆发了出来,他煽动很多人攻击刘基。朱元璋是个明白人,并没有难为刘基,但刘基自己知道,这里是呆不下去了,于是在当年八月,他请假回了老家。
  
  临走前,正值当时朱元璋头脑发热,想把首都建在凤阳,同时还积极准备远征北元。刘基给了朱元璋最后的建议,首都建在凤阳是绝对不行的,而北元还有很强的实力,轻易出兵是不妥当的。后来的事实证明,他又对了
  
  应该说,当时的朱元璋是很理解刘基的,他对刘基的儿子说过,现在满朝文武都结党,只有刘基不和他们搞在一起,我是明白人,不会亏待他的。
  
  朱元璋这次可真是被刘基给蒙了,刘基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他在临走之前已经布下了自己的棋子,杨宪
  
  杨宪是刘基的死党,他得到了刘基的指示,接任了御史中丞,准备对淮西集团的反攻。
  
  这位杨宪也不简单,他韬光养晦,扶植高见贤等人并利用言官的力量,不断收集李善长的把柄,并在朱元璋面前打小报告,说李善长无才无德,不能委以重任。朱元璋不是蠢人,他知道杨宪说这些话的目的何在,开始并未为之所动,但时间长了,他也慢慢对李善长有了看法,对李善长多有指责,十一月,他召回了刘基,并委以重任。淮西集团全面被打压。
  
  浙东集团眼看就要成为胜利者,李善长十分忧虑,他明白自己已经成为了靶子,一定要学刘基,找一个代言人,但这个人又不能太有威望,要容易控制。于是他看中了胡惟庸,但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选择最终让他踏上了不归之路。
  
  胡惟庸是李善长的老乡,他很早就追随朱元璋,却一直不得意,总是干些知县之类的小官,但他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在得到李善长的首肯后,他成为了淮西集团新的领袖。这场斗争最终将在他手中结束。
  
  就在浙东集团最得意的时候,事情又发生了变化,由于刘基这个人言语过于直接,用我们今天的话来说就是没有沟通技巧,很多人开始在朱元璋面前说他的坏话,朱元璋对这个足智多谋的人也起了疑心,于是就有了后来那次决定刘基命运的谈话。
  
  这一天,朱元璋单独找刘基谈话,初始比较和谐,双方以拉家常开始了这次谈话,就在气氛渐趋融洽时,朱元璋突然变换了脸色,以严肃的口气问刘基,如果换掉李善长,谁可以做丞相。
  刘基十分警觉,马上说道,这要陛下决定。
  
  朱元璋的脸色这才好看了点,他接着问:“你觉得杨宪如何?”
  
  这又是一个陷阱,朱元璋明知杨宪是刘基的人,所以先提出此人来试探刘基。
  
  刘基现在才明白,这是一次异常凶险的谈话,如果稍有不慎,就会人头落地!
  他马上回答:“杨宪有丞相的才能,但没有丞相的器量,不可以。”
  
  但考验还远远没有结束,朱元璋接着问:“汪广洋如何?”
  
  这是第二个陷阱,汪广洋并不是淮西集团的成员,朱元璋怀疑他和刘基勾结,所以第二个提出他。
  
  刘基见招拆招,回答道:“此人很浅薄,不可以。”
  
  朱元璋佩服的看了刘基一眼,这是个精明的人啊
  
  他说出了第三个人选,“胡惟庸如何?”
  
  刘基送了口气,说出了他一生中最准确的判断
  
  “胡惟庸现在是一头小牛,但将来他一定会摆脱牛犁的束缚!”
  
  说完这句话,刘基松了口气,他知道考验已经过去了,但他错了,下一个问题才是致命的。
只看该作者 104 发表于: 2007-08-14
2006-4-10 19:43:50  
  还是声明一下吧,希望各位作记号时尽量短点,呵呵,我每天都更新的,应该说不算慢了,但也经常找不到我自己的帖子,有的记号实在太长,比我的文章还要长,大部分是标点符号和黑条,希望作这些记号时能尽量短点,我也不希望一页结束文章却只有几篇,谢谢大家啊。
  继续
  
  朱元璋终于亮出了杀着,他用意味深长的口气说道:“我的相位只有先生能担当了”
  
  大凡在极度紧张后,人们的思想会放松下来,刘基也不例外,他终于犯了一次错误,这次错误却是致命的。
  
  他没有细想,回答朱元璋“我并非不知道自己可以,但我这个人嫉恶如仇,皇上慢慢挑选吧”
  
  这句话说得非常不合适,自居丞相之才不说,还说出所谓嫉恶如仇的话,如刘基所说,谁是恶呢。
  
  刘基的昏劲还没有过去,又加上了一句话“现在的这些人,在我看来并没有合适的”(目前诸人,臣诚未见其可也)
  
  朱元璋就此与刘基决裂
  
  至此之后,刘基不再得到朱元璋的信任,他虽明白自己地位远不如前,但仍然坚持在朝中为官,为浙东集团撑台。但朱元璋不是那么好打发的。
  
  洪武三年,朱元璋亲自下书给刘基,对他说了这样一番话,“你年纪这么老了,应该在家陪老婆孩子,何苦在这里陪着我呢”
  
  这意思就是,我要炒你鱿鱼,走人吧。刘基只好回到了乡下。
  
  这时,浙东集团的另一干将杨宪失去了刘基的帮助,很快被淮西派排挤,本人也性命不保,被胡惟庸找个借口杀掉了。
  
  在这场斗争中,淮西集团最终大获全胜。
  
  刘基明白,自己失败了,他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好好在家养老,度此一生。可是在这场斗争中,失败的人是要付出代价的。
  
  胡惟庸成为了丞相,他没有放过刘基,指使手下状告刘基,此时刘基已经没有官位,还能告他什么呢,但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实在是至理名言。刘基的罪状是占据了一块有王气的地。所谓王气实在是个说不清的东西,说有就有,说没有也没有,只看你的目的是什么。
  于是朱元璋再次下诏处罚刘基,官都没了,还罚什么呢?朱元璋有办法,他扣除了刘基的退休金。
  
    刘基陷入了绝望,但他的智慧又一次发挥了作用,他没有在原地等死,而是出人意料的回到了京城。
  
    这实在是很绝的一招,他明白,胡惟庸对付他的根本原因在于朱元璋,只要自己回到京城,在朱元璋的眼皮底下,让他放心,自己的性命就有保证。
  
    但这次,他又错了。
  
    洪武八年正月,刘基生病了,朱元璋派胡惟庸(注意这点)探视刘基,胡惟庸随身的医生给刘基开了药方,刘基吃了药后,病情越来越重,过了不久,就死去了。
  
    关于刘基的死因,后来的胡惟庸案发后,医生供认,是胡惟庸授意他毒死刘基的。这也成为了胡惟庸的罪状之一。
  
    但很多人都知道,胡惟庸和刘基有仇,朱元璋也知道,却派他去探望刘基。而刘基这样有影响的人,胡惟庸是不敢随便动手的,不然也不会让刘基在他眼皮底下逍遥五年,他很有可能是得到了朱元璋的默许。无论此事是否是朱元璋指使,但毫无疑问的是,刘基之死朱元璋是负有责任的。
  
    刘基一生足智多谋,为明王朝的建立立下汗马功劳,他对形势判断准确,思维缜密,能预测事情的发展方向,虽然他本人并非真如民间传说那样,有呼风唤雨的本事,但从他的判断和预测能力来看,料事如神并非过分的评语。他和诸葛亮一样,已经作为智慧的象征被老百姓所铭记。
  在我看来,他确实无愧于这一殊荣。
只看该作者 105 发表于: 2007-08-14
2006-4-10 22:46:31  
  胡惟庸胜利了,他在朱元璋的帮助下打败了浙东集团,除掉了天下第一谋士刘基,现在他大权在握,李善长也要给他几分面子。
  
  但他真的是最后的胜利者吗?
  
  他并不明白自己胜利的真正原因,不是他比刘基更强,而是因为朱元璋站在他的一边。朱元璋对于两大集团的斗争情况是很清楚的,他之所以没有出来调解,是因为无论这场斗争谁胜谁负,最后的胜利者都是他。无论是姓胡的地主胜利还是姓刘的地主胜利,只要保证朱地主的最高地位就行了。
  
  朱元璋之所以选择胡惟庸,并不是因为他很强,相反,正是因为胡惟庸对朱元璋的威胁小,所以朱元璋才让胡惟庸成为了胜利者。而愚蠢的胡惟庸并不了解这一点。
  
  于是,在打垮刘基后,胡惟庸越发猖狂,他贪污受贿,排挤任何不服从他的人,甚至敢于挑战朱元璋的权力,私自截留下属的奏章,官员升降,处决犯人,都不经过朱元璋的批准。
  
  洪武六年(1373),胡惟庸挤走了另一个丞相汪广洋,独揽丞相大权,并掌权七年之久。
  
  但让人费解的是,朱元璋却对胡惟庸的犯上行为无任何表示,这是很不寻常的。
  
   朱元璋是一个权力欲望极强的人,他自血火之中奋战而出,是那个时代最杰出的人才,李善长仅仅是稍微独断专行了些,就被他勒令退休,胡惟庸何许人也?即无军功,也无政绩,居然敢如此放肆!
  
  这就实在让人不解了,很多的历史资料上记载了种种胡惟庸不法及朱元璋置之不理的故事,并由此推断出胡惟庸罪有应得,朱元璋正当防卫的结论。
  
  当我们揭开事实的表象,分析其中的本质时,就会发现大有文章。
  
  历史上著名的郑庄公,一直不为其母亲所喜爱,他的弟弟也仗着母亲的溺爱,向他提出种种不合理的要求,而郑庄公总是满足他,直到最后,他的弟弟企图谋反,郑庄公才出兵灭掉了他的弟弟。
  
  后人往往以为郑庄公仁至义尽,传为美谈,可是也有人指出,郑庄公是真正的伪君子,是想要他弟弟的命,才纵容他的不法。
  
  当我们深刻理解了这个故事后,对朱元璋的这种反常举动就会有一个清晰的结论——这是一个阴谋。
  
  这个阴谋在不同的语言方式中有不同的说法,成语是欲擒故纵,学名叫捧杀,俗语是将欲取之,必先与之,用小兵张嘎的话来说是“别看今天闹得欢,当心将来拉清单”
  
  但我们还有一个疑问,对付一个小小的胡惟庸,朱元璋需要动这么多脑筋,要忍耐他七年之久吗?
  
  不错,只要我们仔细的分析历史,就会发现,胡惟庸绝不是朱元璋的真正目标,朱元璋真正要毁灭的是胡惟庸背后的那个庞然大物。
只看该作者 106 发表于: 2007-08-14
2006-4-11 08:28:45  
  呵呵,谢谢大家关照,说明一下吧,最近的一些章节里对当时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政治情况进行了分析,这些内容在史料中也是比较枯燥的,我会尽力用大家容易接受的方式将这些东西较为生动的表现出来,现在看来,效果还是可以的。
  
  但这些内容毕竟在生动性和丰富性上都不能和具体的历史事件相比,所以读起来趣味性是不如历史事件的,有些朋友也说到了这个问题,认为不如前面的具体事件有趣。那么为什么还要写这些东西呢,以我们上面所讲的胡惟庸为例,大家应该可以接受朱元璋是故意忍让胡惟庸的,但大家之所以能接受这一结论,无疑与前面我们介绍的朱元璋的各种情况有关,如他是一个非常精明的人,不容易受人摆布,如果没有这些介绍作为铺垫,这个地方是不容易说通的。
  
  而明朝初年的这些政治经济情况对于后来的数百年历史发展都有着重要的铺垫作用,实际上,明朝的事情千奇百怪,很难让人理解,如果在这里不对初期的某些制度及政治经济情况进行分析,后面的那些具体历史事件都是很难解释的。所以这些东西是一定要写的,当然这些也不是本文的重点,在介绍清楚必要的内容后,我们将会回到纷繁复杂的历史事件中。
  
  而有些朋友提出的文章按篇发出,是否太短可能导致影响全文的问题,也要说明一下,我的这种写法是有考虑的,事实上我即将写的洪武和永乐年间的事情,是在我三个月前就构思完成的,而我现在所构思的是万历和天启时期的事件写法,也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每天都能够比较流畅的写出文章。
  
  对此文的全文结构我是有把握的,但自己水平所限,为保证质量,每天只能写出这么多,而每篇发出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能够让每一篇都接受大家的考察,在写作中,很多时候会出现身不由己的情况,如果不能及时纠正,可能就会误入歧途,比如我写朱熹时,用词就明显带有感情色彩,这是不妥当的,幸亏贴出后,朋友们进行了指正,我才能够及时回到正常轨道上来。而单个篇幅贴出也可以时刻提高自己的警觉,保证每个篇幅都尽全力去写,因为文字不多,大家会认真的看,也会找出更多问题,这样也会使得我在写作中对每一个细节都不敢马虎,对文章的整体水平是有好处的。
  
  也有朋友担心,这样些固然能保证单个篇章的质量,但整体结构怎么办呢,很多朋友还提出文章某些地方写得不细,似乎有点马虎,多谢这些朋友的关心,其实这些写法是我有意安排的,其目的正是为了整体结构的需要。
  
  在我写文章时,为了整体结构的需要,突出某些思想,对哪些人,哪些事情详写,哪些略写,我是有着考虑的,因为从单个篇章看,某些内容写得不是那么详细,但从全篇来看是合适的,因为这是一篇完整的文章,不是每一小篇的合集,因为如果每个地方都详细写,这篇文章也就毁了,作为文章的整体,我对文章的详略分布是有着考虑的,请大家放心,每天这么多朋友关注,在下绝对不敢马虎的,呵呵。
  
  最后再说一点,希望大家作记号时还是稍微短点,谢谢啦,
  
  另很多朋友在看过文章后,有所感触,写出自己的感想,这正是我所期望的,因为这样可以让大家更为深刻的了解明朝历史,如果有何感想,还可以发邮件到我的邮箱tyjszym@126.com,我一定会认真回复并共同探讨,短点的也可以在帖中写出来,比较长的还是发到我的邮箱吧,就不要发到论坛上了,我在邮件里也会更详细回复的,这样我也可以多用些空间来写文章,至少保证一页中有至少十二篇以上的文章,相信大家也会满意的。
  
  呵呵,也算是综合回答一下大家的问题,今天晚上更新,谢谢大家
只看该作者 107 发表于: 2007-08-14
2006-4-11 17:50:22  
  呵呵,大家放心,我会坚持自己的风格的,今天晚上服务器要关一段时间,所以先帖一篇
  
  朱元璋甘愿忍受胡惟庸的专横,让这个跳梁小丑尽情表演,套用围棋里的一句话来形容就是“不为小利,必有大谋”,他经历如此多的磨难,陈友谅、张士诚、王保保这些当世豪杰都不是他的对手,何况小小的胡惟庸!
  
  他这样委屈自己,只因他的目标对手太过强大,这个对手并不是李善长,也不是淮西集团,而是胡惟庸身后那延续了上千年的丞相制度。
  
  自从朱元璋当皇帝后,他一直都觉得这个制度过于限制他的权力,他一向认为自己的天下是靠他的能力争来的,偏偏有人要来分权,真是岂有此理!
  
  但是这个制度已经有了很多年的历史,无论是大臣还是一般的百姓都认为丞相是必不可少的。要废除这个制度,必须有一个充分的理由,而胡惟庸这样无德之人的任意妄为正好可以为他提供一个借口。
  
  他静静的注视着胡惟庸,等待着机会的到来
  
  胡惟庸的对策
  
  胡惟庸虽然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但他并不笨。随着自己行为的一步步出格,他对朱元璋的畏惧也越来越大。然而朱元璋却并不对他下手,这让他有了不祥的预感,他还是比较了解朱元璋的,这个人要么不做,要么就做绝,从不妥协。
  
  在经过长时间的思考后,胡惟庸想出了一个绝妙的对策,那就是拉人下水。
  
  在他看来,要想不被朱元璋杀掉,必须保证有足够的人与他站在同一边。所谓法不责众,你朱元璋总不能把大臣都一网打尽吧。
  
  至于手段也是比较简单的,先找好对象,然后封官许愿,大家一起吃个饭,沐个浴,然后搞点娱乐节目,情感交融之后,找一个双方都关注的话题谈话,这期间是要投入点感情的,如果谈话中能流下点“真诚”的泪水,那么效果会更好。
  
  这一套下来,双方就成了铁兄弟,然后就是结盟发誓,有福必然共享,有难必然同当。
  
  如果细细分析一下拉人下水这个词,就会发现其中问题很多,如果要去的是什么好地方,是不用拉的,下水还要人拉,可见这“水”不是油锅就是火坑,正所谓“有危险你去,黑锅你背”是也。一旦有了什么麻烦,誓言就会转变为有难必然你当,有福自然我享。
  
  被他这一套拉下水的有吉安侯陆仲亨、御史大夫陈宁、都督毛骧等一批重臣,一时之间朝中都是胡惟庸的眼线。
  
  但胡惟庸并不满足,他还要拉拢一个最重要的人——李善长
  
  因为李善长不但德高望重,身上还有一件难得的宝物,那就是免死铁券。
只看该作者 108 发表于: 2007-08-14
2006-4-11 18:44:42  
  我们有必要说一下免死铁券这玩意,在明朝,皇帝给大臣最高的奖赏就是免死铁券,其作用是将来大臣犯法,锦衣卫去家里杀人的时候,只要你没丢掉(估计也不会有人丢),而且在刀砍掉你脑袋前拿出来,就可以免除一死。很多的大臣为脑袋考虑,费尽心思想搞到一张,因为无论什么金券银券都没有这张铁券顶用,那些有幸拿到的,就会放在家里的大堂供起来,逢人来就会展示给对方看,似乎有了这张铁券就有两个脑袋。
  
  李善长就有这样宝贝,而且还有两张,胡惟庸拼命巴结他,这两张铁券是重要的原因之一,虽然胡惟庸不能拿去自己用,但李善长不死,自己就有了靠山。
  
  但这张铁券的作用其实是有问题的,因为铁券是皇帝给的,就像支票一样,能否兑现要看开票的银行,皇帝就是开票行,他说这东西有效就有效,他说过期就过期。很难想象皇帝下决心杀掉某人,会因为自己曾经开出的一张口头支票改变主意。用我们今天常说的一句话来形容就是“我捧得起你,就踩得倒你!”
  
  换个思维来看,其中的变数也很多,皇帝不一定非要杀你不可,他大可把你关起来,打你个半死,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找人害你一下,然后报个暴病而死。这样既成全了他的名声,又遂了心愿,一举两得。不是我不守信用,实在是你没福气啊。
  
  而当时的胡惟庸和李善长都非常看重这两张空头支票,充分说明了他们的政治水平和朱元璋比起来只是小学生水平。
  
  当胡惟庸暴露出他的企图后,李善长并未理睬他,因为他和愚蠢的胡惟庸不一样,他亲眼看到过无数的英雄豪杰都败在朱元璋的手上,十分了解朱元璋的可怕,不会犯和朱元璋作对这样愚蠢的错误。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当年选择的小人物,现在居然不自量力,要和朱元璋较劲,甚至现在还要拉自己下水。事易时移啊,他坚定的拒绝了胡惟庸的要求。
  
  胡惟庸这个人看问题不行,看人倒还是有一套的,他发现李善长不知他那一套,便开始走亲戚路线,恰好李善长的弟弟李存义是胡惟庸的儿女亲家,于是胡惟庸便把李存义拉下了水。李存义得了好处,便不停的游说李善长。李善长刚开始的时候还严辞喝斥李存义,后来听得多了,也就默许了,他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我已经老了,等我死后,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吾老矣,吾死,汝等自为之)
  
  李善长就这样被拉下了水
  
  胡惟庸终于放心了,满朝文武都是我的人,你朱元璋能把我怎么样!你能做皇帝,我就不能吗!
  
  现在看来,他确实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丑
  
  但胡惟庸的这些活动确实给朱元璋出了道难题,毕竟如此之多的大臣都是一党,朱元璋要考虑如何分化瓦解他们,才能消灭胡惟庸的势力,而这又谈何容易,真是一道难题啊
  
  然而朱元璋在听完密探对胡惟庸反常举动的报告后,只用了一句话就解决了这个难题,水平是相当的高
  
  “那就都杀掉吧”